近數十年來,“中國功夫」在全世界已形成了一種風氣,一股潮流,由中華國而會七十五年所舉辨的『中正百年紀念杯及第五屆世界國術錦標賽』中,各色人種雲集的盛況,即可略見一斑,然而,據傳大陸上也在舉辦世界性武術比賽,以遂其統戰之目的,諸君試想,在這種對峙的狀況中,我們實不能不居安思危,檢討自己,策勵將來。

東方武術尤其是古老的中國技擊,因為它和文化融吾而蘊藏了博大精深的內涵,莫說外人,即便是我們自己中國人,不得其真傳,亦恐難以體會武術的真諦,也因此,國術界近幾十年來,始終以兼容並蓄的度量,把算得上屬於國術範疇的技藝,一股腦兒地全收到旗下。

彼此還算相安無事。但是,諸君想想,保守、穩定的作法,在有激烈競爭的情況下,毋寧是一種退步吧!更何況中共在北平、南京、西安、廣州等地設置了體育學院,專門培養武術人才。而在東西方國家中賣弄,作為其文化統戰的策略手段之一,幸而。自文革以來,大陸武術家凋零殆盡,使得真正武術已經沒有了,而今訓練出來的人才僅著重在動作的花俏眩,是不值行家一瞧的,然而,我們亦不能就此而高枕無憂呀!

目前國術界包羅萬象的做法,在和諧和團結上固然殊堪稱道,自有其不可磨滅的貢獻, 然而在推廣及水準的提昇上,卻產生了大大的障礙,試想,一個以跌打損傷為專長的國術館教練,讓他去教技擊,或是一個擅長丹功、氣功的去教青草治病,同樣都是人才的誤導與誤用。以國術界這麼一個大團體而言,在共同為中國武術盡力的前提目標下,應該予以分類,如此一來不僅有助於每一類水準的提昇,而且將會使得國術會及政府主管部門,在輔導、研究及執行上更為有效及便利。反過來說,大了統統擠在國術的旗幟下,涇渭不分,不僅我們國人無法認識國術的真藐‧國外人士更是一團迷糊,而且也無法個別地研究發展,終其結果,必是大家一起和稀泥,國術日趨沒落而為世人所嗤笑罷了。

鑑於此一迫切的利害關係,個人認為由於每一類自身性質不同,內涵不同,實有必要在統一的國術會下,劃分成立各類部門,然後集同性質、同內涵的人才,於各部門相互切磋磨練,如此,方有希望在一片慵懶散亂中,把國術振興起來,進而發揚光大。管見如此,我以為在當今紛紛芸芸的國術界,可略分為下述六類,而每一類中其造詣深淺自然不一,其重、點是在如何分辨而如何管理之而已:

一、丹氣類:


社會上目前正流行某某丹功、某某氣功等教人練丹、練氣的風氣,它的產生背景不消細說,諸君也知道是為著那些自覺機能或氣機有障礙者而設的,由於它標榜簡單、易學、效果快,因此這一類學習的人口比較多。
其實,養氣、練丹本就是一件事,儒道釋三家都有這門功課。孟子常講「氣以直養而無害」,「吾善養吾浩然之氣」;釋家靜觀坐禪,調息觀照工夫中也含攝有此;而力主性命雙修的這家玄門之士更是不用講了,其調龍虎、合乾坤,無非是練個元氣金丹而已。而人之一身,其動作活潑,離不開呼吸氣血以及腦子心意的觀測指揮,凡人不明其理只能任其變化。
三教則主張從一動一諍、一呼一吸中,尋其本源而加以修煉。在武術技擊方面來講,氣煉丹田尤其是一門徹頭徹尾的修煉工夫,不可須臾離也。因此,在武術上,內練一口氣,外練筋骨皮,更藉排打、調息工夫便內外合而為一,可養可用。在三教方面則加上心性修養工夫,濟世渡人的學問,可以說是把一呼一吸的技巧擴充到極高明博厚的境界。不過,上述之三教,乃至融合三教的武道,其主要的作用在於使人回返自然的本質。當今社會流行的未必就是這些大道理吧!

人莫不有呼吸,凡人呼吸以維持生命,而一位深於技擊的武術家,於一呼一吸間即可立判生死,其間相距卻不能以道理計。目前流行的丹功、氣功和三教相較之下,亦是相去甚遠據我所見,習此類功夫者大半是身體某些系統有毛病、阻塞或是機能衰弱,這些人、平常就好逸惡勞,又缺乏運動的調養,在他們必中只盼望有簡單而具神效的健身法,為迎合這種心理所能教的東西,只是些下層的簡單呼吸動作,或是持續性的肢體關節活動,而要求其在空氣新鮮,林木繁茂之地習練,不過是兼收自然的滋養功效而已。、言種教導方法,雖有活動氣血身軀的作用,然而人身之呼吸氣血,除了要活潑暢旺外,更須平和怡靜,以免暴脹驟促之危。而心存速效的必理,易使氣血浮促,一身肌肉關節易緊張,由此而練呼吸,恐怕尚未收其效而弊病早已暗存了,肢體上局部而機械性的運動,不得充份的氣血培養有如空鍋火煮,所造成的運動傷害更是不可不注意的流弊。
二、青草類:
這一類最為明顯,也最易區分,其人數亦為最多,以可從武術類中分離而出,蓋其在謀生的需求下,與一般國術館治理跌打損傷的工作,都是遠超出對武術的修煉了。這些並不是壞事,至少在地方鄉里的醫療上,治損傷的青草店、國術館多少也有些貢獻。進而言之,跌打損傷、接骨治病的醫技,和針灸學一樣,同是中國醫學中一套有理論、有系統的學問,惜因無人研究。遂日漸式微。試看擅長接骨之類的高明技師,其運用這門醫技的效果,比諸西醫使用夾板鋼架者實有過之而無不及,其妙尤在近於天生而無駢生畸變之後遺症也。
現在,針炙日漸受到世界尖端醫學的重視並採用,而跌打損傷、青草藥等中國傳統醫技,也應及早做文化財產的保存工作,更進一步以現代醫學的眼光來分析研究,相信必能在這方面大放異彩、造福人群。
三、美技類:
武術走上花俏,稱之為花拳繡腿這一類的技巧,是有姿之美,而無勢之力。雖然如春花夏葉,終究缺乏秋冬肅殺之威.因此除能供賞心悅目外,並兼收活動身體之功 ,作若論及攻擊自衛,則顯然有力不從心之現象故此類技術可在民族舞蹈上求發展,若配以國樂節奏,更能表現我民族精神。或以現代舞蹈方式如「雲門舞集」,創造出另一種風格舞姿,更能發揮我民族藝術。獨樹一幟,豈不是更令人刮目相看,蓋因,虎若無牙,鷹若無爪,只可供人清玩之用,所以武術若著重花邊招式,而無氣勁殺傷力,那就滑極而流,變成另一種手舞足蹈的藝術了。在這次比賽表演中,就有著名的現代舞蹈家前來獵取優美鏡頭,以供其工作上使用,而美技這一類武術,在目前及將來,正有和舞蹈藝術暗相重合之趨勢,如當今的工夫舞、扇子舞、傘舞、劍舞等,正是此類中較具代表性的表現。
四、特技類:
民俗技藝是我們寶貴的文化財產,尤其叫人懷念的是它代表著一個時代地方
風俗的特殊價值,自然是值得保存的。民初在北平天橋、天津三不管、濟南大觀園等地區,耍把式、跑江湖,賺錢吃飯的甚多,他們幾乎都有一手絕活兒,耍罈子、摔角、玩飛叉、飛刀、千斤擔、變戲法、……等等,不一而足,旁人看了自是為它好看,難能而為他們喝采、打賞。在台灣,每逢節慶,地方上廟宇神壇常有宋江陣、踩高蹺、舞龍、舞獅之類的陣容,而有些江湖戲團也常有喉頂鐵條、睡釘床、砸石塊等等表演,凡此種種,似可歸入民俗性的特技方面,若能會同文建會或其他主管部門,給予適當的輔導,俾使其不致湮沒失傳,於民俗之保存更是一大建樹,另一方面,在某些場合上,這些特技也很能達到表演效果,做到民俗才藝交流的目的。
但在整體的衡量上,特技類以其傳入一笑而換取生活所需的早期目的下,訓練常易流於皮毛外相,而缺乏文化精神的培養功夫,所以不易登大雅之堂而迴異俗流,因此,在其內涵哲理尚未獲得補充前,以不足以擴大為一種青少年學生的教育內容。

五、養生、健身類:
昔日有位拳術名家楊某,建威帝京,在教旗人貴族習練時,僅以軟法教之,而無發勁傷人之剛法,人問其故,他含蓄地笑說:「旗人驕貴不耐勞苦,且旗人非我族類,君豈不知乎?」問者悚然而退,並經口傳,雖或未必全然可信,但在國內某些拳術中。實際上是只傳有軟法而無剛法,蓋柔中無剛則軟下去也。由於它們具有活動氣血、健身利生的功效,對不堪劇烈艱苦的武術修練者而言,實乃一大福音。
尤有進者,現代人生活忙碌、緊張、精神焦慮,神經耗弱已成為愈來愈普遍之文明病,而健身利生類的拳術,以其柔軟放鬆的特性,恰可使患有文明病的人獲得良好的鬆弛和休息的效果,正乃一大美事也。因此,領導及習練這類性質拳術的人,似不妨和中西醫學界合作研究,汲取醫理上之相關精華,從而發展出一門有系統、有方法,且可印証的中國獨有之學術,其對於世界文明人群之貢獻,將更千百倍於目前,亦豈不勝於切切曉舌本自先天缺乏的技擊功夫哉?諸君何妨三思之!

六、技擊武道類:
自古修習大術之士,莫不以技擊為其發源,在嚴格而有次序的修煉中,砥礪身心。外而打磨筋骨皮肉,內而練一口丹田元,此乃其之根本也,亦是技擊之功能也。能此者,以其超越凡俗之氣勁武技,可在哼哈之間斃敵性命於瞬間,然此亦大不易,非有名師之心傳及習者之默悟苦修,不更有成也。諸君試觀歷次各種國術比賽之摟摟抱抱、胡打亂纏一氣的場面,便可知吾言不虛,蓋人命由天授。故非有德之士絕不能導用其技,以伸張人道正義而不濫殺無辜,是以歷代名家每多有祕技自珍之譏,其實非也。為師者不顧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,然欲求佳徒以述繼其事者,亦大不易也。試觀近代技擊、道德巍然有成之名家,如王正誼、霍元甲、楊、郭之流,其機之者果有之乎?又果能將其一身技業傳承而光大之乎?
武術修煉,下焉者僅止於外相皮毛,專事筋骨肉的鍛煉,再加上一些呼吸氣血功夫,然此己能小異一般、稱雄一時一地了。而真正得到真傳的武術家,以更上一層,著重於心性的培養修練,以求能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,達到心志專、純、靜、定的境界。因為,人、之精氣神雖為一身活潑、靈敏之根本,然性若不定,心若不平,則精氣神皆不可能依次煉化而到高起合一、三花聚鼎之境地,是以武術和三教所求之目標大略相彷彿,皆直指煉心即煉己,心明性定而後方能超凡脫俗,不為一身筋骨血氣所束縛,徒為一勇之夫而已,是故,大術修煉乃是有形之筋兮肉、無形之心性、精氣神,二者交互培養,相輔相成,在致用上,若參與兵法戰略、攻守進退的道理,小則可以個人禦侮行道,大則可用於戰陣攻取上,走上大將之途。
因此,中國的武學,實在是一門修道而有系統、有層次的學問,在修煉身心上,比起儒釋道三教更有步驟、章法,可循階而升,而事實上,三教中人亦每多技擊鉅子,足見古人文武二者是不偏廢的。不論其在心性思想上,是著重於或儒或道或釋,其調息養氣,明心定性的修習功夫‧卻是大同小異也。雖說技近於道,然能否由技擊而武術,而武學,而武道一貫而入,能否登堂人室,積健為雄,出神入化而得此道之三昧,端看一同修煉者的師傳。敏悟、機緣、環境等等先後之條件是否配合,來決定其成就之高低,此道雖難,然有志於此之後學才俊,不可不以此自勵自勉!

在將以上這六種大致歸類後,我們當前面臨了一個決定性問題一一我們的國術應走那個方向。世界各國固然已形成一股「功夫熱」,然而能左右這股熱潮的,實擊於我國。大陸及後起之秀的日本。日本以其專注狂熱的民族性和高科技傳播,近十餘年來,在海峽兩岸大肆吸收中國武術,鉅細兼收,雖尚未深入其中,然其搜羅之廣已足令有識之上為之訝異,諸君試想,柔道、空手道、劍道以及茶、棋、書諸道,本請我國而今興於彼邦之歷史演變。當知此一考慮並非杞人之憂。而大陸現已全力發展其「樣板武術」,雖曰樣板,然其集上述六類中之特技、美技、健身、丹氣功夫等各類特長,並加以專業化訓練,雖無技擊功夫,然其花俏好看,搭配套路純熟和一些難度較高的動作‧在表演效果上唬唬外行人或西方人士實己綽綽有餘了,因為這些表演以西洋的運動而言是絕對難以辦到的,自然容易使他們信眼中國武術就是這副德性。

因此,當我們面對日本人大陸的這種蓬勃發展趨勢,若仍是固步自封,無乃自取滅亡,要緊的是我們應該往那個方同走,才能打開一個新局面呢?是六類中的那一類?是青草嗎?還是丹氣、特技呢?亦或是美技、健身之類?諸君,我們若冷靜下來想一想的話,當可比較出,以目前國內的師資人才,要想和人較一日之長短,恐怕非得弄出一套辦法來。好好地下功夫才行。但只有技擊武道,是大陸的樣板、日本的武士道所不能不瞠乎其後而望塵莫及的。而這一類正統武術,也才真正是中華文化一脈相傳的道統,一貫之修身明心的功夫。可用來啟蒙訓學、為人處世,進而安邦定國‧乃至恬淡終老,是一輩子也學不完的學問.雖講武學,其實文學已在其中,孔子所強調的「志於道,據於德,依於仁,游於藝」的道理,也就是這個意思。

做為一個中國傳統武術的薪傳者,七十餘年歲月於茲,從民初看到現在,我實不能不慨歎中國武術的轉變,此固然半由社會文明變遷所造成,卻未曾不是推廣目標之偏差所致,別人所珍貴而蒐集且發揚不遺餘力的,我們卻棄之如敝屣,甚而在井中觀天,陶醉在僅存的一點舊有文化遺產中,殊不知世界已變化萬端,難道非要等到來日敗勢已成定局,才來後侮今日不全力挽回當前劣勢的因循、拖延嗎?區區衷誠,實深望諸君明察而諒解之,是所甚幸!
(中華學術院國術研究所研究委員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uang0932 的頭像
chuang0932

武壇大溪研究室

chuang09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